陕西11选5试机号|陕西11选5开奖查询
   
 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回家過年
更新時間:

  2017年2月10日晚上8點半,我與家人登上前往重慶的飛機回家過年。到達江北機場,已經是晚上十點半,阿雪在停車場等候我多時。1米82高的阿雪像根竹竿似地站在我跟前,左手接過行李,右手搭在我肩上:“二媽,冷不冷啊?”“還好,你看我穿得像棉花團。”我仰望著他回答。

  汽車在遂渝公路上行駛著,歸心似箭的我,沒有丁點睡意,眼睛一直看窗外。夜色朦朧里的家鄉,有我深刻的記憶。

  離開家鄉17年,我還是第一次回家過年。2001年4月,剛過年不久我便南下打工,期間七年因沒有年休假,我沒回過家鄉。2008年醫院終于有了五天年休假,當我興致勃勃地回到遂寧,家鄉的巨大變化差點讓我找不著北。

  凌晨3點我終于回到闊別多年的故鄉,收拾停當后,我睡在姐姐早已準備好的溫暖被窩里,一會兒就進入夢鄉。睡覺還不到3小時,外孫把我從床上拽起來。

  這天的行程是去看望兩位母親。我走在熟悉的街道,看著屋檐下高掛的紅燈籠以及晾曬的臘肉香腸,看到門牌上新貼的對聯,行人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年貨,孩子們穿上新衣相互追逐,家鄉的年味格外濃厚。

  我與孩子們來到北門外的骨科醫院。奶奶躺在病床上一動不能動。孫女重孫的呼喊聲把奶奶從昏沉中喚醒,她眼皮微微顫動,喉嚨卻發不出音,眼角淌出淚水。婆婆這一生過得很辛苦,雖然沒文化,卻與公公含辛茹苦將四個兒子培養成人。婆婆以前身體很好,干的是體力活。上年紀后除了高血壓,內部的臟器還算健康。這年,她在病床上睡了三個月,最后離開了人世。

  探望完婆婆已經是中午,我們一道去哥哥家見母親。母親坐在沙發上一邊烤電暖爐一邊看電視,帽檐下的白發清晰可見。“媽媽,我回來啦,新年快樂。”我給母親一個熱烈的擁抱。母親見到她的重孫,笑得眼瞇成一條縫。

  母親看起來氣色很好,她告訴我天氣好時每天出去參加活動,天氣不好就在家里煲電視劇。說話間,嫂子將小煎雞、鱔魚燜粉條、涼拌魚腥草、蒜薹炒臘肉等菜端上桌。女兒說:舅媽,這些菜全部是我的最愛,特別是小煎雞和鱔魚燜粉條。嫂子說:知道你們回來,我幾天前就在準備了,還給你們做了臘肉和香腸。吃罷午飯,陪母親打麻將,我們一邊打牌一邊聊天,還不忘讓侄女拍個照,這可是我離開家鄉十七年后第一次陪母親過春節。年三十晚上,大家圍坐在電烤爐旁看春晩、搶紅包,拉家常、吃零食。四世同堂,其樂融融。哥哥把外孫扛在肩上扭秧歌,“小心點,別把腰閃了。”哥哥說,現在我們家就這么一個外孫,我高興呢。

  晚上十點半從哥嫂家出來,三十晩上的馬路比平時顯得寬闊了許多,電桿上的燈籠在風中搖曳著,鞭炮聲越來越密集,禮花煙花染紅了半邊天。

  初二至初五,我們三代人不僅去成都品嘗了龍抄手、擔擔面,火鍋,還去了都江堰參觀宏大的水利工程。作為四川人,我不得不佩服李冰父子將蜀國的水治理得井井有條。

  回深圳的日子越來越近。我們祖孫四代人去船山坡探望了長眠在那兒的親人。母親一邊上香一邊說:曉鵬,你的重孫、外孫女、孫女來看你了,你還好吧。父親離開我們已有兩年,在他的墳墓前我只能默默地上香,祝他在天堂里安好。

  2019年春節,因為孩子們必須值班,我只得留下來陪外孫與孩子們。我時刻想念著故鄉,它是我魂牽夢縈的地方,兒女們如同風箏,無論飄得多遠,母親手中的那根線將我們緊緊相連。



文章來源:寶安日報
 
陕西11选5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