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11选5试机号|陕西11选5开奖查询
   
 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柳鳴九:一生只為打造一個人文書架
更新時間:

  2018年11月19日, 2018中國翻譯協會年會上,85歲的柳鳴九先生獲得了中國翻譯界最高獎——翻譯文化終身成就獎。設立于2006年的翻譯文化終身成就獎,授予健在的、在翻譯與對外文化傳播和文化交流方面作出杰出貢獻,成就卓著、影響廣泛、德高望重的翻譯家。

  這對柳鳴九先生而言是一份意外犒賞,因為在他的多個身份中,如終身榮譽學部委員、文藝理論批評家、散文家、出版家……“翻譯家”往往是靠后提及的。獲此殊榮,柳鳴九先生有什么感想?他目前的生活工作狀態如何?日前,本報記者采訪了這位眉發皆白、出門需坐輪椅但仍筆耕不輟的大家。

  不迷信“信雅達”,倡導翻譯新標準

  記者:您獲得中國翻譯界最高獎,組委會給出了隆重的頒獎詞:“柳鳴九先生是我國法國文學研究翻譯界的領頭人……”,對此您有什么感想?

  柳鳴九:深感寒磣。這應該不限于對我譯作的肯定,也是對我為西方現、當代文學譯介所做的工作的認可。

  我將自己涉足的領域作了劃分:法國文學史研究和文藝理論批評是主業;編書、寫散文、翻譯是副業。《柳鳴九文集》共15卷,其中論著占前面12卷,翻譯占最后3卷,僅為文集總容量的1/5,收錄的《雨果論文學》《磨坊文札》《莫泊桑短篇小說選》《梅里美小說精華》《小王子》《局外人》等譯作均屬中短篇或由它們合成的集子,不是絕對意義上的長篇。

  我智力平平、精力有限,只能在譯海里這兒撈一片海藻,那兒拾一只貝殼,積累下來,譯作總字數竟也超過了百萬,其中不乏《莫泊桑短篇小說選》《局外人》《小王子》等經得起時間淘瀝、一版再版的長銷書、暢銷書,可以說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記者:您那天沒有參加頒獎典禮?

  柳鳴九:因為我感冒了,替我領獎的是我的好友、浙江大學外語學院院長許鈞教授,他也是法國文學的著名翻譯家,是中國翻譯理論的權威理論家。我們有多次業務合作,志同道合,為人處世,趣味相投,友情真摯,情如兄弟。我珍視高看與這一位朋友的友誼,絕不下于我創制出來一部十五卷本《柳鳴九文集》,因為真摯的友誼,不僅是相互友情感應的結果,也是靠相近的人格與風骨所譜寫出來的。

  記者:您一直倡導翻譯的新標準,為什么?

  柳鳴九:“信雅達”是《天演論》譯者嚴復于1898年提出的,我個人不建議用“信雅達”三個標準來涇渭分明地衡量翻譯的優劣。在譯界,一方面形成了對“信”的頂禮膜拜,另一方面形成了對“信”的莫名畏懼,在它面前戰戰兢兢,生怕被人點出“有一點硬傷”。對“信”的絕對盲從,必然造成對“雅”“達”的忽略與損害。

  2017年11月12日,我組織了“譯道化境論壇”,邀來10多個語種的36位翻譯家共同探討外國文學名著翻譯新標準。我和眾翻譯家頗為推崇的是錢鐘書的“化境”說。1979年,錢鐘書在《林紓的翻譯》一文中,提出了“文學翻譯的最高標準是‘化’”。

  “化”不可實現卻可追求。其實,如果還原到實踐本身,似乎要簡單一些。我的方法是,先把原文攻讀下來,對每一個意思、每一個文句、每一個話語都徹底弄懂,對它淺表的意思與深藏的本意都了解得非常透徹,然后,再以準確、貼切、通順的詞語,以純正而講究的修辭學打造出來的文句表達為本國的語言文字。

  簡而言之,翻譯就這么回事。

  “一生只為打造一個人文書架”

  記者:您著作等身,出版了多少書有統計嗎?

  柳鳴九:時至2015年,深圳海天出版社出版了十五卷本《柳鳴九文集》共約600萬字,其中文學史論著、文化散文隨筆共12卷,約500萬字,名著翻譯三卷,共約100萬字。此外,主編項目,編選大型叢書,有數千萬字之多。我北大一中等畢業生,終于被人承認為“權威學者”“學術名家”“譯界泰斗”,當然,不承認者仍大有人在(笑)。

  記者:近些年,您身受帕金森、腦梗等困擾,但依舊筆耕不輟,并著作豐富,是什么支撐著您在與病魔做斗爭的同時不停寫作?

  柳鳴九:在下柳老頭得帕金森氏病已經十好幾年,腦梗已經發作過兩次,但是我自己也沒想到,雖然我的人影越來越淡出人世,但世人還不斷看到我的文章在報端出現。何止是文章,在這兩個“家伙”纏上我以后,為期七八年的時間里,我竟寫作并出版了《且說這根蘆葦》《名士風流》《回顧自省錄》《友人對話錄》《后甲子余墨》以及《種自我的園子》; 還幫助我的老朋友深圳海天出版社主編了《本色文叢》,共出版了40多集;幫助河南文藝出版社主編了《外國文學名著經典》,共出版了近70種;主編了《思想者自述文叢》8卷;還主編了《外國文學名著名譯文庫》將近100種;與果麥合作,開辟了外國文學名著“化境論壇”,并出版了《紀念文集》與《化境文庫》第一輯10種。

  回過頭來看這些勞績,自己都感到難以想象,所有這一切,偏偏就出自兩個病魔壓在命門上的一個85歲老頭之手,此人既非神人,亦非奇人,僅為智力中等偏下、身高不過1米6差兩公分的“矮個子”而已。如果他有什么成功的經驗的話,那么只不過是,他有一個恰當的志愿,即“為了一個人文書架”;他有一個合乎人道的理想,那就是為本民族人文積累添磚加瓦,而這個志愿與這個理想之所以能夠實現,不過是幾十年來,他一直專注地習慣地做他要做的事,他身上的習慣力量,也發揮了奇特的作用。

  有強大吸引力的、有感召力的理想與宗旨,那就是貫穿在我一生中的“為了一個人文書架”這一條閃亮的紅線。

  慣性的力量讓生命力延續

  記者:您目前的生活和工作狀況如何?

  柳鳴九:打開我的櫥柜,全是藥。柜門上,貼著我寬慰自己的小條,“多一本少一本,多一篇少一篇,都那么回事”。但在那張小條的上面,我還貼了另一張小條,上曰:“縱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懼,應盡便須盡,無復獨多慮。”(笑)

  附庸風雅,借一句古詩來形容我目前的心境與狀況,那就是“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這并非說我悲觀絕望,躺在床上等死,而是宇宙的鐵律所引起的,那便是人不論能走多長的路,盡頭也都是一個墳堆。死亡面前人人平等,但人卻代代相傳,人類延綿不絕。

  現在我只能這樣說,我曾經也年輕過,我曾經也健步如飛過,我也曾戴著墨鏡騎著自行車在長安街上急駛,在胡同小巷里轉悠,不為別的,僅僅是為了在書桌前坐了好幾個鐘頭之后,出來活動活動筋骨,或者是去消化消化腹中的美食。而如今呢,以上那些生龍活虎的生態俱往矣,俱往矣,目前完全是一個糟老頭子了。過去一手漂亮的簽名龍飛鳳舞,灑脫飄逸,常聽恭維者說“柳老師,您的簽名像外文簽名,有法蘭西的味道”,天知道為什么不是英吉利的味道或者是美利堅的味道……而現在,我贈書簽名時,往往要在名字后面注上一句話,“帕金森病手書,筆誤獻丑,歉甚!”

  記者:這對您的生活和工作的影響是不是特別大?

  柳鳴九:為了對付作為一個自然人所面臨的危機,我的生活中增加了一些新的內容,跑醫院,找醫生,按時吃藥,注意生活習慣,起居按嚴格的規律。這些新內容確切地說其實都是新負擔,它們把我原來生活中慣常的一大塊內容都擠掉了,不看演出了、不看電影了、與故人老友的交流、聯系、休閑性的交談以及節假日常規性的禮儀交往,也都從我生活中逐漸消失,說實話,這些丟失使我經常不無傷感。特別是因為我身邊已經沒有一個親人,我把跟隨我三四十年的一對農民工夫婦和他們的女兒當作自己的親人,在這種非親緣關系中,人為地虛擬出天倫之樂的氛圍,把它當作千真萬確的天倫之樂來體會、來享受。

  記者:接下去,您還堅持要寫嗎?

  柳鳴九:有時候,我也像盧梭老年時那樣,偶爾哼唱哼唱青年時期愛唱的歌,卻發現自己哼唱出來的嗓音已經完全嘶啞、黯弱,而且跑調走音,自己便不知不覺潸然淚下了……但作為自然人,我的身體機能、天生的免疫力,仍在頑強地進行抵抗,我發覺我還有點天生的能耐在進行正常運轉,比如說,我還能看點書,我腦子還算轉得快,似乎稱得上上海人所謂的“靈光”二字,推理的能力與思維邏輯還比較正常,甚至可稱強健,思緒中不時還能出那么幾點彩,文思雖不如浩蕩平江,但還算得上是像涓涓細流,沒有完全干涸,有時,在桌子面前坐了一兩個小時,沒有想到已成的文稿已有好幾頁……

  既然還有點工作能力,那么今天做了明天還可以做,明天做了后天還可以做,這樣明天之后是明天的明天,我的工作進程竟然沒有中斷!我的生命還在繼續!我的生命力、我的創造力還在繼續運轉。既然按著數十年的習慣與節奏這么運轉下去,而沒有倒下,那么對不起,這點生命力,這點工作創作力還得請你們繼續堅持下去。我就這么自然地運轉下來了。要知道,習慣力,就是宇宙的一大能量,而我這幾十年衡一的生活鐵律,既定的運作方式所形成的慣性運作力、習慣力,還算是優質的、堅韌的、強力的,那就必然會留下點什么。



文章來源:深圳特區報
 
陕西11选5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