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11选5试机号|陕西11选5开奖查询
   
 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感念一棵樹
更新時間:

  匆忙地走在去圖書館的路上,才發現已是四月的長春,許多樹還都未曾返青,我禁不住驚訝起來。想起去年五月寫過的一首詩《五月的北方是春天》“五月的北方是春天/伴著人間四月天的繁華/與漢子一起開墾荒原/直到下次輪回”,是啊!四月本應是人間繁華的時間,可我們的東北,遲遲不肯參與熱鬧,還在試探地望著南方。

  記得在老家的時候,清明時節要折柳插在大門兩側,據說這樣能夠躲避邪佞,避免家里不生蟲子。至于還有什么作用,我就不大清楚了,只知道兒時,每年都會專門去挑一棵大柳樹,爬上去折一枝柳條。每年這個時候是最興奮的,終于可以名正言順爬一回樹了。這回來的柳枝要進行分類,柳葉多且枝條光滑的歸為第一等,可以用來插門兩側,也可以用來擰喇叭;枝條過粗且光滑的可以歸為第二類,用來制作玩具;最次的一類當屬既不光滑、又沒枝葉的了,直接丟棄或者送給鄰居家去喂羊。如此細分之下,各得其用,也不枉自己爬樹的半天辛苦。那個時候,膽子挺大,什么樹也都敢爬,有一次差點從樹上掉下來,嚇得小心肝噗通、噗通半天,打那以后才開始收斂了一些。

  轉眼間清明節都已經過去好幾天了,這些樹怎么還沒發芽呢?我很疑惑,但我深知這兒是東北,季節的變化并不像南方那樣來得直接干脆。現在想想,中原地區的很多民謠和二十四節氣中的一些口訣似乎對東北而言基本上是不適用的。在東北,嚴格意義上而言,的確只有兩個季節,夏天和冬天,春秋也有但似乎不是很明顯。記得有人跟我在聊天的時候說過:“長春多好啊!四季分明”。我當時也只是一笑而過,心想:“自己的感受,只有自己知道。”這是要質疑,還是表示贊同,似乎都不是很重要。在中原地區,杏樹、桃樹、梨樹,此時早已開了花,有的花敗了以后也正在發育成果實。再過幾天,五一時節,櫻桃也該熟了。放眼觀去,大東北的果樹們還都在夢中未曾蘇醒。前幾天看一則長春當地新聞,言說長春觀賞櫻花最佳的時節是五月中旬的凈月潭,現在看來我只有等待的份了,誰讓這兒的春天如此姍姍來遲呢?

  且不說春天的早與晚,單就一個倒春寒就非把我們給整死不可。出門看天氣預報,還未必準確,說有雨,不定哪一會便會降下一場略讓人驚喜的雪,讓人既愛又恨。如果要是單有奇怪的天氣,索性也就罷了,可是氣溫總也會出乎意料,早上穿羽絨服,中午穿襯衣,晚上繼續穿羽絨服,讓我想起了那句話:“穿秋褲,脫秋褲,穿秋褲”,這溫差也著實讓人無處捉摸。這不是別的,正是長春的人間四月天。有時候我會感覺很納悶,為什么你如此的奇怪,往東北更冷的有哈爾濱,往西南稍近的沈陽,也未見得有如此詭異之天氣。氣象學家總是喜歡把這一切歸咎于“倒春寒”,有了這個擋箭牌,可解釋的理由就會多起來,什么西伯利亞高壓、太平洋低壓了,頭頭是道,可普通百姓從何處能感受到高壓、低壓,給他們的高低壓只有這變態的社會中生活、工作的壓力。

  看到沒有發芽,沒有開花的樹,心中感到惶恐,也略有感慨。惶恐的是這糟糕的天氣,何時才是個頭呀!感慨的是生活在東北的樹,堅強得讓人佩服。植物的生長和人的生長貌似有些相仿,他們都在四季的更替中新陳代謝著,在時間的輪轉中辛苦過完一生。只不過,我們至今都沒有研究明白植物器官中是否存在和人類相仿的構件,只知道植物的呼吸是靠光合作用來促進生長,直到呼吸不動了,也就掛了。可我總是對此持懷疑態度,因為我相信眾生皆平等。萬物都是生靈,生靈之間必然有著內在的平等性。那么生靈的存在絕不是我們人類意義上的唯我獨尊法則,總會有那么一些生物超出我們的想象范圍內而存在。這正應了我們中國那句古話“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所以我想咱們的天外肯定還有天,咱們的地上除了人類或許是植物、或許是動物,必然會在某一天充當人類的滅絕者。就此而言,樹作為一種生物,其價值的實現絕不僅僅是被人類砍來砍去,它們平衡著地球生物的生存,如果哪一天人類或動物打破了他的忍耐限度,它們或許會做出我們意想不到的事情來,所以趁著它還在為地球發揮實際作用的時候,我們要學會感念一棵樹。

  話說回來,如此春天,如此樹木,不見春意在,豈不有些傷感和凄涼,可低頭一看樹下的草都開始綠了,甚至一些野花已做好了競相開放的準備,才算給了我些許安慰。一種喜悅涌上心頭,春天似乎真的要來了,腳步近了,你可曾準備妥當?看,害羞的太陽,總算露出可愛的笑臉,將一米陽光送至額頭。哦,天啊,春天!



文章來源:深圳特區報
 
陕西11选5试机号